赛事先锋The national news赛事先锋<新闻中心<首页

随笔 | 冬而泳,“我骄傲”

2017-07-17 14:20  文/吴步根 盐城冬协


题记:鸡年春节后的第一次寒潮仍在发酵。雨雪齐来,天凝地闭,万物霜天,一片肃杀。然而,我们协会的一批冬泳健儿依然坚持冬泳,一日不辍,日日不停。回首这几个月来的冬泳征程,心中油然升起一股自信又自得的念头——重发旧作:《冬而泳,我骄傲》,共勉!   

 ——2017年2月9日


冬而泳,“我骄傲”


  对央视迎接己丑年的这台春晚,虽然依然有爱有骂、有笑有吐,但在我看来,还堪称是近几年来办得较好的一次“年夜大餐”。以其中的语言小品类节目说,往几年不是事理不通,就是逻辑缺欠,总有挑不尽的瑕疵,而今年,却就没有多少毛病可挑。譬如小品《吉祥三宝》,无论主题表现还是语言运用,都可以说,还是很有韵味,也很有看头的。不仅突出展现了当今社会某些底层职业人群的真善美,而且三个人物都各有个性、特色分明,尤其哥哥小马挂在嘴边的口头禅,“我骄傲”,更是让人捧腹难忘、浮想联翩。
  《吉祥三宝》这个小品,通过小保姆爱上小保安却受到同是操保安职业的哥哥小马的阻隔这样一个有一定生活气息和现实意义的情节的展开,巧妙地将两个保安和一个保姆紧密地连在了一块,并戏剧性地称之为“吉祥三宝”,不无戏谑,但真实可信,可圈可点,给人以思考和启迪的一定空间。我想,在现实生活中,无论什么职业、什么阶层和什么状态,我们对生活充满点信念、保持点执着、体现点况味,或者换句话说,带点“我骄傲”的精神,总是应该的。



  “我骄傲”,不是以精神胜利法来麻醉自己的阿Q精神。我们这个社会,当然还有很多不尽如人意的甚至不很和谐的一面,例如有贫富两极的分化,有城乡二元的发展,有人对自然的过度攫取,更有人与人之间的种种不平等,等等,但放在人类社会的历史长河来看,这一切却又显然都是在不断地改进和向好的方向变化发展着的,至少我们精神主体饱受奴役、压抑的状态已经今非昔比,或大为改善了。因此,身处当今的这个社会,来点“我骄傲”而不是阿Q精神,实在于社会、于自己都善莫大焉的一种生活方法。
  “我骄傲”,也不是处处以不合作甚或敌对的方式来面对生活、面对社会、面对时代的一种生活态度。我们不要麻木地赞美和歌颂什么,主观地、人为地为自己、为他人营造一种到处莺歌燕舞的社会假象。然而,也决不要用“九斤老太”的眼光看生活、看社会、看时代。时代列车究竟已经跨上了第21世纪的征程,这既不是屈原也不是鲁迅所身处的那个混沌黑暗的社会了,再怎么不完善、不完美,却总也是越来越向民本倾斜、越来越向民生贴近,因而越来越进步的一个现代而又多元的社会。为这个社会,我们不妨也来点愤世嫉俗,但“牢骚太盛防肠断”,与此同时还需要有点“我骄傲”的精神。
  “我骄傲”,实在是小人物所应有的社会生态观。不管我们如何看待所生存、所依凭、所仰赖的这个社会,但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即我们中的绝不多数人,不可能都成为“激扬文字”、“挥斥方遒”、“指点江山”的风云人物或时代宠儿,而只能蜉蝣于其下层甚至底层,走完我们不想走却又不得不走的一种人生旅程。这应该不是宿命,因为社会,如果真的到了什么差别、什么矛盾都没有了,那大约也就真的是到了共产主义,或者社会的生命力已经一点不剩了。然而,我们也究竟早已翻越了“温饱线”下那个“食无鱼”、“食无肉”的动物般的困窘状态,实在太需要“我骄傲”这样一种积极进取的人生心态来观察前进中的社会、充实平凡的人生了。




  我是赞同以“我骄傲”这种积极的精神来面对当今生活、当今社会和当今时代的。我出生和成长于农村,对城乡二元及其好像总也填平不了的鸿沟有着深切的感受;作为年过天命之人,我对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和八九十年代的生活情景都还记忆犹新,我感觉莫说八、九零后,我辈其实都是很幸运、很幸福的一代人了。战争和荒乱与我们擦肩而过,饥饿和贫困又与我们相伴无多,相反,前辈、父辈乃至于古代王公贵族、地主老财们都梦寐以求却始终没有过上、被及的生活,我们都赶上并不亦乐乎地享受着了。因此,这许多年来,哪怕人之将老,但“我骄傲”的心态却是始终如故,初衷不改。
  2008是一个悲喜交集但总体说来是个“我骄傲”的极不平凡的年份。如果说年初的抗击雪灾,此后的反对藏独骚乱,再此后的激战汶川特大震灾等,都曾让我们悲极而喜,那么,又此后的北京奥运、残奥会的圆满举办,“神七”的成功飞天等等,就更是让我们经历了喜极而泣、温故知新的激情洗礼。曾几何时,神州内外,举国上下,齐心合力,共克时艰,使得以五千年悠久而深厚文化为底蕴的中华儿女的凝聚力、向心力、开拓力得到空前的塑造和展示,这是怎么样的完全无惧于金融风暴的一个值得“我骄傲”的底气和资本啊!
  去年8月以来,我怀着极大的兴趣和热情,伴之以坚忍不拔的毅力,开始了一生中从未尝试过的冬泳人生,这对我个人来说,就更是一个“我骄傲”的新境界。尝暗地里羡慕、欣赏、觊觎别人敢于在冰天雪地里经受耐寒锻炼久矣,然终于也有了这样的一个得天独厚的有利条件。正在逝去的这个冬天,一改以往恼人的“厄尔尼诺”,据说是本地1968年以来最冷的一个寒冬,气温极值曾达到零下11摄氏度多,而且持续时间也很长。前后三次寒潮,让小河里结上了多年不遇的厚冰。然而,即使在最刺骨、最寒冷、最难熬的这样的寒冬里,我也几乎一天没拉地完成了冬泳习炼。
  当北风和西北风呼呼吼叫,刮在脸上像刀子划过似地火辣火燎的时候,我能一如既往地下河冬泳,“我骄傲”;当阴雨连绵、白霜满地的时候,我能一如既往地下河冬泳,“我骄傲”;当小河河面上的厚冰一天厚似一天,连小水鸭们也躲得不知影踪的时候,我敢于用木桩和树棍子砸出个大窟窿下河冬泳,“我骄傲”;如今,“立春”已到,春暖花香的某些味道已然在空气中弥漫,而新的冷空气或寒潮尚未有些许消息,我亦照往下河冬泳,却感觉到水已经不再那样彻骨刺人,而游程也开始一天天恢复、加长,“我骄傲”!
  今冬唯一遗憾的,是没有下雪,莫说大雪,连小雪花花也没飘过几片。当雨雪霏霏,天地一片白皑皑的银装素裹,小河上下一片冷飕飕、清凌凌的悠冷世界,这时候,“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我独自来到小河边,独游“寒江雪”,又将会是怎样的一个“我骄傲”的境况呢?好想有这么一场大雪降临,好想有这样的一个“我骄傲”的天候的到来……。总之,款款地期待,又深深的无奈,但不管怎么说,我心里依然充盈着如小品《吉祥三宝》里“顶天立地一保安”的小马一样的自豪感:人之生,“我骄傲”;冬而泳,“我骄傲”!
              (原创于2009-2-5) 





@泳者 版权所有  技术支持: 北京网站建设 原创先锋